DYNAMIC

衡丰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衡丰动态 > 游辩中国

游辩中国二十六 西行分水岭

2016
  

       清晨,公路狂奔。只因今日双庭,下午那个在本地,上午的庭审则需要赶赴这座大约150公里之外的城市。

       一天一夜缠绵悱恻的秋雨让公路两旁的白杨林越发显得清癯落寞,惨淡的黄色随着西行的车轮渐次加重,秋风秋雨打落的秋叶被汽车荡起的气流吹得漫天飘零,最终还是无奈落下被碾作尘泥。就这样一路向西奔跑在这条没有红叶、没有四季最后一份妖娆,秋草枯黄衰叶连天的路上。

       这座位于松花江和辽河分水岭上据说是光绪皇帝御笔朱批开府立县的小城实在乏善可陈。虽迟延抵达,但法官的宽容大度还是让清冷的秋日凭添了一丝法律人共有的温情。庭审旋即开始,已经为这家委托人作了十年法律顾问,今天的原告如同这十年来形形色色对委托人怀有觊觎之心众多极具攫取精神的原告一样,无怨无悔地跨越了农村土地承包合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买卖合同、租赁合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以及一个疑似行政合同六组性质不同的合同法律关系,将委托人直接列为其所谓合同纠纷的被告。这种权利主张方式形象一点儿比喻,就如狼吃羊,羊吃草,饥饿的狼放弃羊直接吃草一般的错误,至于诉讼请求标的当然必须要高得离谱才是。听着他们满怀激情义愤填膺地宣读诉求时耳畔莫名其妙地幻听到了霍霍磨刀的声音。在众多亲友团鼎力支撑下,朴实厚道的亲们摆出一副“绝不放过你”的姿态,所有证据经过其龙门阵式的揣摩解读之后,矛头一定会绕过万水千山蜿蜒迤逦地指向委托人。只要提到那个有了不是万能,没有却万万不能的讨喜字眼儿时,法庭上定会听到一群人集体吞咽口水的声音,看到数道凛凛射来刃如秋霜般犀利的目光。

       五行中西方庚辛金,主杀伐。四季游走至此,时令亦为金。是以金风玉露、北雁南飞,秋风萧瑟下的法庭里今日必须放手一战了。

       与一个差不多的对手在堂上你来我往、针锋对决虽疲惫但内心常觉惬意,庭审结束总要向对方拱拱手,一番惺惺相惜后大多成了朋友。但今天却是随着庭审节奏心里越发忐忑,常理是那样的怎么在这里就变成这样了?固有的推理逻辑被不断质疑,恍兮惚兮之间,直想像那个《烦恼》电影里的袁华那样夺门而出,仓皇逃窜,找棵大树挥舞几下无力的拳头。反复纠结间,豁然明了双方所谈原本就不是一回事儿,如此下来就是同一平面上你的线和我的线不会交叉,你在走你的阳关道,我在用我的逻辑搭建干掉你的独木桥,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不管对不对我不放过你。被逼无奈只得狠狠地“接了地气”,如此一来竟然欣喜发现对这种逻辑风格自己也能驾轻就熟。首先确定了自己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淌着伟大光荣加正确,然后按照对方的思维方式、逻辑推理、语言习惯进行激情质问、昂扬反诘、偶尔还要随性加那么一点点强词夺理。无厘头的诉说一番之后,最后还是恳请法官给一点儿时间重新按照常理出牌一次,并一再强调以庭后递交的书面意见为准。两个多小时的庭审终于顺利结束,一切安好,法庭内外皆是晴天。

       中午,择当地最有名的菜馆豪迈地点了一桌子,一行人风卷残云、大快朵颐,心情超好。

       庭上,即使一方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也未必会赢官司,法理公义自有人裁判,天花乱坠的如果尽是歪理邪说、市井俚语纵使死缠烂打本也无所畏惧。九阳真经语: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精神世界里,有一种与天使同在的东西被唤作“心魔”,它藏在每个人固有的贪婪、仇怨、嫉妒、骄傲、恐惧之中。心魔一直存在,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在世俗世界规则约束和精神世界信仰与道德的感召下,心魔会隐匿如处子。但人往往是“取金之时不见人,徒见金”,此时的心魔便会冲破樊笼增长如脱兔。其实人非圣贤,人性善恶交织,人人生而好利,逢物欲横流、道德沦陷、信仰模糊之时更是如此,本来不必强求,只要施以规则限制,道义教化、信仰梳理即可。但世俗的常态教化却总是将一种神才可能具有的执行力灌输给了人,要求常人去效仿和追随,要求常人去舍生取义克己复礼,于是就会出现前文提及的那两条平行线,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你说的都对,但我做不到。长此以往,二者之间的落差难免让常人找不到考量是非的标准,本已社会化的人又重返肆意妄为。

       世间没有人真如神佛般存在,圣人尚有七情六欲。人就是人,教化的力量应当是教会人怎么做人,而不是教他们做他们做不到的神。谋事创业做人,以实为实。

       秋叶飘飘任我行,正午的阳光肆无忌惮地洒在归途上,下午的另外一个庭也要这样开下去吗?

上一篇:游辩中国五十一 热干面·过桥米线·西宁抓面

下一篇:游辩中国二十五 起草一部法规原来这么难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