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AMIC

衡丰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衡丰动态 > 游辩中国

游辩中国二十九 三城记(上)

2292
  

6401.jpg

星期一,节气大雪第一天,苍茫暮色中降落浙东栎社机场。

明洪武十四年,为避国号讳,明太祖朱元璋采纳儒生单仲友的建议,将明州更改为现在的名称,取自“海定则波宁”之义。

遍地绽放的华灯和闪烁的霓虹宛若天河群星般装点出城市的时尚和炫目,数千年远离战火、人文滋养和频繁的对外交流让这座离不肯去观音院最近的城市由里到外透着富足、开放和大气。

按照时间安排,在里停留不超过20个小时,20个小时听起来似乎不短,实际上一觉醒来开完研讨会也就该赶奔机场了。睡觉前和起床后随意街拍了两张照片,权当是留存些许点滴记忆。随着飞机呼啸腾空,繁华城市渐渐消失,关于神秘的河姆渡文化遗存、妙高台上妙高峰、天一阁的万卷藏书以及碧波千顷里的普陀胜境,只可留待作遗施,相信他年还有会因吧。

坐飞机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不仅仅是因为坐得高、望得远、行得快,更重要的是无手机之乱耳,无案卷之劳行,可以心无旁骛地以这座城市为起点讲些自己的道理。

中国历史上本来有两条丝绸之路,一条形成于西汉张骞通西域前后,自长安出发蜿蜒通往地中海沿岸,是连接中国与欧洲的陆上商贸通道;另一条则被称为海上丝绸之路,繁荣于唐宋元时期,说穿了就是一条连接东亚和西亚、东非、欧洲的海运航线,刚刚离开的这座城市是这条海上丝绸之路起点之一。沟通、交流、通行、运输是路的基本功能。丝绸之路联通东西名震八方,客观上也造就了丝路缔造者和使用者上千年的繁荣昌盛。我们今天看到的那个拍出了2.3个亿的元青花使用的钴料就是来自丝绸之路上波斯的苏麻离青,而瓷瓶上的图案则讲述了中国古老传说中孙膑的老师鬼谷子下山的故事,波斯的矿工、丝路的贩卖者、元朝的工匠共同创造出了中国艺术品拍卖史上前无古人的奇迹。然而,两条丝路差不多在同一时期被停滞,前者大致是因为气候原因,丝路东段变得干旱少雨,楼兰、月氏等城邦国家逐渐消失而失去连接点;而后者则是是明清两朝闭关锁国,“不许片板下海”的海禁所致。就这样,同样可以用“浩瀚”一词来形容的大海和黄沙淹没了丝路上舟楫的帆影和行者的足迹,丝路从此沉寂,古国也开始裹足不前。

2015年,有了“一带一路”。

春秋战国时哲人的群星璀璨以及后来秦人的强悍、汉唐的恢宏、两宋的富庶留给中国人永无穷尽的国家自豪感。企盼王者归来,企盼昨日重现,在企盼中有了中国梦,有了“一带一路”。

那么,如果我们从这座城市出发,再次扬帆起航,在今天的“一带一路”上,我们将遇到什么?

向东,将遇到那个在《后汉书》里被称为“倭”的国家。国恨家仇就不说了,几年前看过央视播出的一部叫《走向共和》的电视连续剧,还记得那个毁誉参半的李鸿章在剧中说的话,大致这样讲:东边的这个岛国就是明朝时的倭寇,我们强大的时候依附于我们,我们软弱的时候就会和列强一道来欺负我们。他们现在是敌人,一百年后还是敌人。

向北,将遇到半岛南边的那个国家。他们除了喜欢将邻居的文化遗产说成是自己的,有那么点自以为是以外,相对还比较友善,尤其是对东边那个岛国的强硬态度,惺惺惜惺惺,毕竟对手的对手可以做朋友。

再向北,是半岛北边的那个国家。似乎他们的领袖是目前世界上最年轻最有激情的领导人,而且据他们自己说已经制造出了氢弹!不管怎么样,对于一个与我们一衣带水,信仰相同,还曾有过七百年同仇敌忾史的民族来说应该宽容为上。

还是向北,是那个庞大的国家,他的前身将海参崴改为“征服东方”并且抢走中国几百万平方公里土地。中国人不喜欢记仇,只希望战斗的民族能够拿出更多的真诚与我们长线合作,而不是为了暂时的生存需要而玩玩短线。

转向南,几乎所有的南海诸国对我们在万里长沙划定的九段线都会摩拳擦掌,但没有办法,国际法庭管不了中国自己的事情。在这片海洋版图上,当他们还在刀耕火种的时候,我们祖先的战舰已经在这里宣誓过了主权。国与国之间关于领土的争端没有离谁远离谁近的情感因素,靠的是历史的传承,拼的是现世的实力。

向西,南亚次大陆,玄奘西行求法之地,也是伟大的航海家郑和辞世之地,这里有最好的朋友,也有总想跃跃欲试但实再不堪一击的那么一群人。其实既然都是金砖国家,都是新型市场投资的代表,还是应该秉承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

再向西,西亚,富得流油,信仰强悍,不敢多说,应该多亲多近。因为在我们亚洲,除了树都根连根以外,我们还有一个共同的亚投行呢!

向西向西再向西,非洲,据说郑和当年曾经来过。南南合作,因为离得远是可以永远作朋友的。回想起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时人家载歌载舞欢天喜地的场景,在合理的范围内多支持多援助多合作也在情理之中。

欧洲,没落的欧洲。历史悠久、自然环境优越,讲规则、重秩序,实在是大有可为之处。当年我们用丝绸、瓷器和茶叶在那里赚得钵满盆满,逼得人家不顾道德风险和法律风险拿出了不耻当毒贩子的这等下策。能过得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大英博物馆和卢浮宫里的中国珍宝毕竟替我们保存得还挺好,等日后更强大了再想法儿依照国际法国际惯例什么的弄回来。铁路和核电站我们开始修,市中心的拆迁安置补偿工作我们也在做,毕竟合作共赢才是这个时代的主题。

“一带一路”似乎跟美国扯不上关系,但在这个世界上,美国大兵的脚步从来没有底线,无论哪里他们都会踏进一只脚。他们需要假想敌,实再无处宣泄时也会在大片里创造一个外星怪兽什么的尽情蹂躏一番。中国崛起不可避免,这世界变化快,一不留神终于从非主流假想敌进步成了一号假想敌。

顺应时势,励精图治,有足以匹敌的对手才能走得更高更强,国家是这样,人亦如此。

世界混沌一片,彼此亦敌亦友、攻守皆小心翼翼,虽无人轻言战事,但海定波宁之日依然遥遥无期。资本输出、深度开放、求同存异,相信大国情怀呵护下的子孙后代一定比我们现在更有力量也将更有智慧。

上一篇:游辩中国五十一 热干面·过桥米线·西宁抓面

下一篇:游辩中国二十八 在平凡的世界里坦荡生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