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AMIC

衡丰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衡丰动态 > 游辩中国

游辩中国三十二 三城记(下)随风直到夜郎西

1374
  

       好久没写游辩了。

       说起来好久,其实也没多久,到今天刚好是六个月。

       在六个月这样一个期间,你可以因为不服行政机关的某一具体行政行为在经过充分酝酿后提起“民告官”的行政诉讼,你也可以就一份生效的民事判决或裁定在经过深思熟虑后再次伸张你心中的公平正义,作为债权人你可以在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作为劳动者,六个月是你的雇主给你规定的最长试用期。总之,在与法律有关的选择和决绝的语境里,与那些什么七天、十天、十五天、三十天相比六个月很长很长。

       六个月其实也很短,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谈天说地,东奔西走间,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

       三城记本应一气呵成,但如果依次写这第三座城市就不得不提及这样一位老先生,先生出生在三城记的第一城,于此第三城悟道成圣,从此扬名立万于华夏。此人仿佛一座山,让人仰视得不敢轻易越雷池去追随,如果使用游辩这种一以贯之的随笔方式总觉得对不起往圣跨越数百年教诲之恩情。于是泛读,精读,重读,然而时间都去哪了?每每捧书观之不足三页,必被某一饱含着或急切或忧郁或期许的铃声打断,在我们这个年龄于红尘俗世中静心读书已然变得奢侈异常了。就这样在第三城这座城中有山、山中有城的小洞天里徜徉和流连,动笔则一拖再拖。拖久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仿佛游辩从来都是闲暇之余无事生非之作,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呢?

       东北七月底进入雨季,当举国都在经历暴风骤雨袭击时,这片土地依旧重复着那种寻常夏日的平淡和清凉,以至于有人每天都在祈祷,为什么荆楚大地上三城记的第二城可以在马路上捕鱼而我们却不能?当雨真的来时,又有人在问天问地,为什么暴风雨就不能来的更猛烈些?然,七月天,说变就变,连天累日地穿行于各个城市,天空本来一直艳阳高照,而当傍晚抵达那座边陲山城时却是彤云压顶烟雨蒙蒙了,饥肠辘辘蜿蜒穿行在山间公路奔赴一座陌生的城市去完成一件无法预知结果事情的感觉与半年前的云贵之行竟然何其相似,在一条没有路标漆黑荒芜的路上满怀期待地翻过那座山,也许万家灯火就在眼前。现实和文字里的游辩中国都须继续,不能省略的依旧不能省略,不会放弃的依旧不会放弃。打官司尚有两年诉讼时效,六个月游辩不能算不了什么,继续继续。

       半年多以前的那次古夜郎之行也是傍晚,龙洞堡机场外亦如这里一般的雾锁山头山锁雾,天连雨脚雨连天。一路向城中翻山越岭而去,但见林间青竹隐于暮色,如黛远山藏之物外,在昏天暗地中拖着连日奔波疲惫不堪的躯体追随前车的尾灯摸索前行,极力找寻的大概只是能够照亮前路的灯火而已了。

       入城,古夜郎灯火璀璨。街头飘荡着川渝风味混搭上此地独有的酸香之气,亦或还隐约有那么一点茅台的酱香。权且不去管他,在明亮的小饭铺里简单填饱肚子,老规矩,在三城记里,任何一城停留的时间不能超过二十四小时。

       次日天明,以政府法律顾问身份参加交流和学习,受益良多,只待回去落实。主人很好客,会谈结束后特意约请一行人参观了其最引以为豪的“阳光晒权数据铁笼”工程。该工程的主题词大致包括:云计算、大数据、政务公开、制约和监督、权力和笼子。在巨大电子显示屏的一个角落里,一不小心发现了一个地名------龙场。轻声提问,“难道这个龙场就是……?”主人瞬间收起谦恭一脸傲气的告知,这就是“龙场悟道”的龙场,就是公元1508年,明正德三年,王阳明先生在此开讲“知行合一”的龙场。

       孔子PK孙逸仙,知易行难PK知难行易,究竟是认识事物容易做起来难还是做起来容易认识事物难?究竟哪一个才是学和做的标榜,哪一个才是终极指向?这些讨论了上千年的问题继续探究下去可能永世无解,不过好在有了知行合一,这在今世近乎于“两学一做”。知行合一听起来挺复杂,哲学味儿十足的样子。但说白了就是学习和实践如何统一的问题,既不能用学习来代替实践,认为学习就是实践;也不能用实践代替学习,认为实践就是学习,应该统一起来,边学边干,边干边学,最终达到想的和做得一致,思想弥深行动力弥坚。

       律师这个行业,一旦上了船,便如逆水行舟般不进则退,根本没有停下了想静静的理由和机会,因为总是有人牵着你的手让你必须跟他走,虽然这个“人”大多数时候就是你自己。所谓的人格和自我以及所对应的社会身份,就是最初的知识和行动之后的思考操纵和炮烙后的结果。最初,你并不是这样,入戏不过是为了生存,小胜之后纷至沓来的是责任、成就可能还会有梦想。因此你必须适应社会赋予和自我臆造出来的角色,并努力演好这个角色,还要创新和发展这个角色。时间久了,人在戏中,戏如人生,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恍然惊醒后,回头看看,原本用来表演的舞台已经变成了全部的世界,即便独处时也会想到举头三尺有神明,至于究竟哪一个才是本真,哪一个才是初心已然是毫无意义的事情了。

       做律师是这样,其他行业是不是也如此呢?

       学中做,做中学,于战争中学习战争,变化才是本真,适应才是根本,此是为真性情下的表里如一,是为知行合一。

上一篇:游辩中国五十一 热干面·过桥米线·西宁抓面

下一篇:游辩中国三十一 融合菜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