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AMIC

衡丰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衡丰动态 > 游辩中国

游辩中国四十四 石头记

1587
  

       花了大约两个半小时,与坐在对面的师弟就一片被压覆在地下的石头究竟价值几许问题,在经过几轮真诚对攻之后,终于和谐融洽地完成庭审。叫了台出租车,大略转了转这座边陲小城。

      立冬日的暖阳洒脱地照在这堆被称作东方金字塔的石头上,脚下不远处,那条几乎见证过人世间所有旦夕祸福的鸭绿江缓缓流过,江水依旧苍翠碧绿。来自黄海的风让小城在冬天来临时还能感觉到异乎寻常的温暖,五女峰外寒风凛冽雪花纷飞,这里却还是绿草如茵。红叶驻足枝头,秋虫浅吟低翔,时间仿佛滞留在了某个节点。被定格的除了季节,还有这堆石头。在东方世界里,一座地上建筑物能明晃晃的挺立一千五百年不倒的绝对屈指可数,记忆里似乎只有秦长城。而眼前的这个石头堆就如被冻龄了一般,历经了天灾人祸四季轮回,扛住了暴风骤雨冰刀霜剑,躲过了电闪雷鸣战火硝烟,奇迹般地立在了当下。

       在时间的拷问下,无论是建筑物还是构筑物,倒是必然的,不倒是偶然的。

       这一带的山林中,据说还生长着一种叫做赛黑桦的树种,传闻是世界上最硬的木头,比铁还硬比钢还强。但木头终究是木头,正如凡夫俗子一般,岁月无边,人生苦短,似水流年弹指一挥,陋室空堂,脂浓粉香,转眼步履蹒跚两鬓成霜。

       传统的东方地上建筑以土、木、砖、瓦、石为主要建筑材料,多为梁柱支撑的木结构框架体系,木材本身的性质决定了建筑物的寿命,即使以赛黑桦为梁,也挺不过千年。一场大风,几回暴雪,甚至一不小心烛火倾覆、经年累月虫蚁吞噬都会让雕梁画栋化为断壁残垣。

       岁月会压覆所有的瑰丽,哪怕你曾经风情万种。

       眼前的金字塔不是木头的榫卯叠搭,只是一堆不起眼石头的有序堆砌。

       在小城里有一座造型别致规模不大的博物馆,虽寥寥无几但却别具一格的展品仿佛在向今人诉说着那堆石头的主人昔日的无上荣光。除了惟妙惟肖色彩斑斓的壁画和个别小东西得以留存至今以外,古今中外的那些搬山卸岭发丘摸金的家伙们,或明火执仗或偷偷摸摸,把能拿走的几乎都被拿走了。看过好多传承至今的古代遗存,即便深埋地下,终年不见天日仍逃不过倒斗行家和摸金校尉的黑手。怎么当年这堆石头的权利人会有那么大的胆识敢丝毫不加以掩饰和隐藏地将他们的万年吉地和无数的珍宝坦然地安放在如此炫耀的地方?不理解,不明白。难道这就是他们骨子里的自信?难道传说中的代沟真的存在?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反正只剩下这些石头了。

       这些石头是当地随处可见的普通花岗岩,小城是个山林茂密,矿产资源丰富的地方,此行的诉讼就是为了应对因公路建设占地压覆了某种看起来并不惊艳的石头而引发的两个多亿的巨额征收补偿纠纷,小城之行真真是满脑子的石头。昨天勘察现场时寻找的是一种微微发绿的石头,而眼前所见所思所议还是石头。诉讼里的石头,每一块都不大,且易碎,在包浆浓厚不明就里时只需将它狠狠地砸向另一块看起来硬些的石头上就一目了然了,但在诉状里它价值连城,可是它们将长久封存于地下,成为子孙后代可期待的自然资源。也许千年以后,当人类不再需要公路去承载飞驰,就像始皇帝当年煞费苦心修成的驰道在两千年后再也等不到他的车辚辚马萧萧一样。而那时的世界恰恰需要这种微微发绿的石头来妆点时,人们会自然而然抹去公路,石头会再现芳踪。

       金字塔上的石头块头都很大,看起来平常无比,在切割工具、运输工具并不发达的古代,估计也没什么人觊觎,所以在这无人问津了一千五百年,这让它们能够穿越时光毫发无损地留存在天地间,出现在视野里。而那些曾经美丽过,珍贵过,奢华过,傲娇过的都消失了。也许已沦落风尘成为废铜烂铁,也许已化作尘泥无影无踪,总之都不见了。


       庄子在某一天见到一棵枝繁叶茂的巨树后问徘徊在附近的伐木人,为何对此树没有兴趣?伐木人给出的答案有些出人意料,此树因为做什么都不行,所以才长成参天大树。于是庄子如是说:无用之用,方为大用。

       世人穷其一生困顿于功名利禄,焉知繁华落尽后看似平凡的却最能长久不败。很多东西,世俗世界里看似无用,在未来的某个拐点,也许真的会像眼前的这堆石头一样宝相庄严地立在那时的那个当下。

上一篇:游辩中国五十一 热干面·过桥米线·西宁抓面

下一篇:游辩中国四十三 风一样的飞奔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