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AMIC

衡丰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衡丰动态 > 游辩中国

游“辩”中国之十三

1011
  

      初冬的寒意丝毫没有挡住中央大街有着百年历史黄金之路上川流不息的人群,浓郁欧陆风情的建筑流光溢彩,巴洛克、文艺复兴、折衷主义建筑风格恰如其分的点缀了这座号称东方巴黎的城市,夜幕下的冰城依旧绚烂妖娆。

      这是一宗买卖合同纠纷,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买卖合同,约定在一定时间内按照缔约时确定的时间、数量、价格分批向乙公司交付货物,价款次月清结。合同履行期间,因该货物的市场需求增大,至奇货可居,故甲公司口头告知乙公司如不提高单价则停止供货。因价格提高幅度已超过乙公司向下一流通环节销售的成本,双方无法协商一致,由此成诉。案件的庭审拖沓冗长,真正的焦点其实只有一个,即要不要信守最初的约定。违约方避重就轻,闪烁其词之间其实回避了一个最重要的东西---契约精神。

      所谓的契约精神实质上就是诚实守信。“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当《论语.为政》篇中孔夫子语录从吴承恩笔下的石猴口中说出时,我们看到诚实守信的观念已经深入到了大千世界的何种程度!然而,在交易中,在法庭上,它丢失了。

      迄今被发现的中国最早的契约丝毫也不晚于西方,周鼎就曾铭有契约。素有史上最完备之说的《唐律疏议》记载:“诸负债违契不偿,一匹以上,违二十日笞二十,二十日加一等,罪止杖六十;三十匹,加二等;百匹,又加三等。各令备偿。”盛世之法,煌煌天威,黎庶莫敢不从,但是非常遗憾一个可以用刑罚保护平等主体之间民事权益的律令仍然没有在后世培养出足够的契约精神。各取所需、适时而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远胜诚实守信,刻在青铜或石头上的条文冰凉无语,真实的变通可以获得想要的任何结果。一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所有法律的崇高感、对法律的遵从感、违背法律的负罪感全部烟消云散,原来苦海无边,可以回头是岸。

      在西方,基督教通过旧约和新约阐述实施拯救计划,其法理基础是契约。儒门五常,信居最末。孟子甚至强调:“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 道之大原出于天,但天道多变,蜀汉文士秦宓对东吴使臣张温关于天道命题的调侃让睿智在不变的规则面前显得盛气凌人。同样一个多智而近妖的人既可以追盖先帝之殊遇怀着隆中对和白帝城的誓言五月渡泸深入不毛,还可以欺骗朋友巧取豪夺。同样的一个地方既可以城门立木张扬诚信,还可以有烽火戏诸侯般啼笑皆非的违信。太多太多的矛盾对立、似是而非神奇的交织在我们心盘深处的价值取向里。我什么都不用信,我只信眼下的目的和唾手可得的结果。深藏在民族文化基因链最底层被霾遮盖的契约精神在今天已经气息奄奄,所以律师很忙,走南闯北,游辩八方!

      心若在,梦才能在,找回契约精神的路径需要使诚实守信成为新常态。 把手放在宪法上宣誓心就一定会皈依法治吗?答案并不唯一。以德服人、提升道义不可能一朝一夕实现,可作为背景音乐取润物无声之效。提高违信成本,从严惩戒才是王道。修峻法加罚则并严酷执行,尽可能扩大公示违信范围,公知违信的恶行使老赖小赖无地自容无路可走无处可逃,丧失敢以恶小而为之的胆量,使各种各样的赖整天吃糠咽菜不再锦衣玉食。

高尚是高尚者的通行证,卑鄙是卑鄙者的墓志铭。


上一篇:游辩中国五十一 热干面·过桥米线·西宁抓面

下一篇:游“辩”中国之十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