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AMIC

衡丰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衡丰动态 > 游辩中国

游“辩”中国之十二

676
  

此行目的地是那座以一位东北抗联名将命名的城市。有幸再拜将军殉国地仰视将军巍峨身形时,突然想起了好多年前曾经看过的那位魂断激流岛的诗人写的一些文字:山影里,现出远古的武士,挽着骏马,路在周围消失,他变成了浮雕,变成纷纭的故事。

然而,殉国地中心山凹处人工湖的冰水混合物里几个年轻人正在兴致盎然地围捕着一条红尾大鲤鱼,殉国地正对过明晃晃地开着一家岛国味实足的生产型企业,真不知道如果将军在天有灵看到这些会作何感想?

今天办理的是一宗相邻污染侵害纠纷案。一家因负债停产多年的水厂被新的投资者买受,早些时候一条拉动东部经济的高速公路始建。水厂本来就是三面环路,新的路建在其中一条原本存在的路的外侧,新路建成后,水厂起诉建路者称该公路对其造成了污染需为其拆迁、赔偿。这次到这里进行的是各方当事人以及司法鉴定人共同勘验现场。测量、拍照、记录,身临其境的感受与电脑前的思考完全不同,许多在办公室和法庭上没想到和想不明白的应诉构思豁然开朗,原来再复杂的问题只要亲历亲为都有解决的办法。

本次勘验现场的地点就位于将军殉国地附近三四百米远的地方。高坡上,可以清晰的望到将军倒下的那一片山林,霜降过后主色调己是灰、黄、褐,落雪后那里将会如前一般荒芜肃杀。从十九世纪后一个甲午年开始,倭人的口水数次漫过黄海湾,在这片满清的发祥之地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黄龙旗、五色旗、膏药旗、黄底五色旗倒了又插插了又倒,直到等来了这位将军,等来了这位敢于带领两三万工人、农民、学生、绿林武装还有 “红枪会大刀会组成鱼龙混杂的队伍与近八十万关东军周旋的将军。将军带来了的胜利和辉煌是短暂和有限的,他没有等到狂寇冰消的那一天,残部最终撤到了境外,但几十万贼寇也被他和他的部曲永远埋葬在了这片土地之下。

也许七十多年前将军也曾在我们走过的地方驻足,他一定知道仅仅依赖他亲率的数千良莠不齐的所谓军人一定在局部打不赢这场战争,面对漫天的风雪和数十倍于己狼一样的对手将军会不会有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困惑和踌躇?一个民族里总会有那么几个最接近神的人站在精神世界至高点向晚生后辈宣示一种精神、一种信念,即使面对必然的失败,也甘愿只手补天,勇往直前、不再回头,就如文天祥。没有听过文山先生曾带领南宋军队打赢过哪一场彪炳史册的战役,但在零丁洋、在元大都我们见到了沛乎塞苍穹的浩然正气。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强烈而无意识的英雄情结。英雄从来时势造,马踏贺兰、封狼居胥气吞万里如虎是英雄,使君与操是英雄,蜘蛛侠、擎天柱、奥特曼亦是英雄。榜样的力量带来的感动和张扬来自内心的契合,楼兰已没,时代早已无需黄沙百战穿金甲。光荣与梦想的最终落幕同样是永恒的悲戚,自古美人如良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平静生活平凡人生中悲情里的英雄更能引发源自内心最柔软处的共鸣,山高水长,惠风广披,他们留给我们更多的是人性的凝炼和面对迷惘时的勇气与担当。

还想说,即使英雄的感昭一时不能带来当下的回报,至少也应留存几分对那些为信念不畏牺牲者的敬畏。


上一篇:游辩中国五十一 热干面·过桥米线·西宁抓面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