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AMIC

衡丰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衡丰动态 > 游辩中国

游辩中国二十二 躬行松花江

1079
  

       头伏第一天,时令进入长夏,黄淮和江南开始蒸桑拿。“伏”的感觉在北方是没有的,这里的清晨依然还有丝丝凉意。疾行在高速公路上,太阳在云层中若隐若现,清爽宜人的空气里弥散着青草和野花的芬芳,自车窗望去已然满眼尽是生机盎然的浓绿了。
       此行的目的地是那座长白山西麓被称为“人参之乡“的秀美小城。汽车驶入半山丘陵地带后,下起了小雨。划破蒙蒙烟雨,驰骋在这条景观公路上的感觉的确别有一番情调,居车听雨,淅沥里只见雾霭沉沉,野旷云低。

       为妥善应对正在进行的一场巨额财产损害赔偿诉讼,此来是为勘察两个位于头道松花江上的桥梁施工现场。在现世的传媒里,律师的形象已被程序化的表现为平素的西装革履和法庭上的慷慨陈词,殊不知庭审三分钟,庭下十年工,来自电脑前办公室里的冥想替代不了身临其境的感受,眼见为实,只有双脚踏上这片土地,智慧自当油然而生。
       雨仍在下,雾还在飘。通向现场的是一条乡村土路,走在这条可以走人走车还可以走牛走水的泥加水混合而成的路上突然开始艳羡传说中的剑仙,餐风饮露、辟谷食气,青衫云履、衣袂飘飘,真的好想如他们一般御剑飞越群山去把所有问题看清楚。然而现实却是路越来越难行,鞋子越走越厚,脚步愈进愈沉。还是坚持吧,甩甩总还可用。既来之则安之,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再远的距离也得一步一步的丈量,即便在雨中这里早就没有了路。

       古人讲柴门闻犬吠,这种被反复灌输后确认为人类朋友的动物似乎对门前经过把它们当作朋友的人类没什么好感,狂叫着力图挣脱枷锁,怀着深深地恐惧果断从路边柴堆中捡起木棒一根,告戒同行的助理一旦这些“朋友”冲出来她尽可先行逃窜,一寸长一寸强,手中的木棒一定可以暂时应付一下这些“朋友”的獠牙和利爪。至于那些肉可食、奶可饮、皮可衣的哺乳动物虽然看不出对人类有什么恶意,但鉴于它们那种无所顾及的卫生习惯与它们同路还是避而远之为妙。仔细想来其实还应该理解它们,既然要人家时刻准备牺牲,那么对待它们的偶然肆意造就的恶劣气味和一不小心留在草丛里的潜伏物人类也应当坦然面对。视野里的动物似乎都不怎么惧怕人类,一只五色斑斓的小鸟蹲在两米来高的树枝上微阖双目静静的颐养天年,一条尺把长的小蛇懒洋洋的卧在草窠里无声无息地吸收着天地灵气,几只不知是鹳还是鹤的水禽在山水之间飘来飘去怡然自乐。天地有大美,美在有胸怀可包容你的自由你的世界。

       终于踏上铺满鹅卵石的江岸,雨中的母亲河依旧不失其既霸气又体贴的一面。宽阔的江水奔腾爽利,浑然没有原告诉称的因施工而梗阻的迹象。江对岸山高林密,微风涤轻雾,瑞霭锁蛮腰的朦胧里颇有几分仙剑奇侠传中的蜀山风韵。为了能够看得更远,手脚并用爬上推土机随意堆砌的鹅卵石堆,望望混沌未开的天空,抹一把头上不知是汗还是雨的潮湿,拿出手机用胸前略犹干爽的衣衫擦了擦镜头,开始取证。刚刚找到一点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感觉,谁料脚下一滑,自石堆中滚下,右臂肘关节下一寸处被一块暗藏在珠圆玉润的石子中的页岩划破,鲜血汩汩流出。万般无奈地捡出那块颇有几分棱角的顽石,详端良久,长叹一声,挥手抛入松花江,既然你另类得稚气未脱,尚需打磨,还是重回幽暗河底让母亲河的温柔慢慢消弭你的戾气吧。

       归途中,天光放亮,关于不久以后法庭上需要考量的问题渐渐清晰。律师的战场在法庭,但纸上得来终觉浅,那儿的功力需要你不间断地躬行才是。

上一篇:游辩中国五十一 热干面·过桥米线·西宁抓面

下一篇:游辩中国二十一 千山千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