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辩中国四十一 激流勇进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少年子弟江湖老,红颜少女的鬓边终于也见到了白发。

--《倚天屠龙记》第三章开篇语

    二十年前,懵懵懂懂间,凭借一时地心血来潮,与几位年长者挽手创立了衡丰。时光如白驹过隙,世事若白云苍狗,世间本没有路,可是只要你勇者无畏执着向前,天地自然就会赐予你坦途。在路上,你无意间散落的种子、溅起的水滴、惊起的飞鸿都将成为扮靓自己和妆点世界的炫彩。天地不仁,天地亦仁,一切都随风入夜润物无声。早已无需刻意去改变,去追寻,去彰显什么,保持平常心、感恩心、勇敢心也就是了。做人如此,衡丰亦如此。

    二十年间,有人说,衡丰功德圆满了,也有人在说,衡丰始终差强人意。其实所谓的强弱高下,在很多时候不过是套中人或局外人的臆断,就像寻常的美丽多源自脂粉堆砌和美图秀秀一般。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当你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当你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蓦然回首才发现,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审美的觉醒常常在空城旧梦醒来后,光明应转角。所以,弱冠之期,衡丰仍在,早已不似当年的小家碧玉。精气神十足,中流击水,历久弥坚。

    写游辩,就要写出行,序说完,开始正题。

    本次出行,是为衡丰二十年庆。

场景一 龙嘉机场

    在登机口等飞机时,坐在旁边的一位同事说:“如果那几位离开衡丰的律师还在,那我们今天就可以包机了……”。

    “聚是一团火,散作满天星,谁又能说离开的人不是正在将衡丰的神韵撒播到四面八方呢?”笑过之后,还是陡然想起了那些曾经的伙伴,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人想着想着就忘了,有些梦做着做着就不得不醒了。也许行者之于留人,就是彼此的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吧!

场景二 荆襄九郡

    从天河机场出发,大巴车一路经过的地名大多似曾相识,这里是演义中的荆襄九郡,史书上的荆州八郡。

    喜欢三国、水浒和西游,但一直有个毛病,就是读三国不读走麦城和失荆州,看水浒不看征方腊,总觉得忠义干不过阴谋是毁三观,所有引人入胜故事的结局都应当是好人修成正果或者青龙偃月横扫南北,赤兔胭脂马踏贺兰。多年以后才想明白,那些位列仙班的英雄大略只是在精神境界的某一点超越凡夫俗子认知的极致,而这一点恰好又契合了时代对这样一个制高点的需求。于是,具有英雄情结的神和被神话了的英雄逐一诞生。英雄和神都不需要是完人,一个时代缺少什么,这个时代就会酝酿出一个或几个代表不同价值取向和精神需求被景仰起来的神一样的英雄。忠义缺失,人们崇拜武圣关羽;正气消弭,人们学习文山先生;尘世混沌,人们会想起作《石灰吟》的于谦。可是当我们在心中向偶像们顶礼膜拜后,是否会想起使他们慷慨赴死悲壮谢幕的原因?

    因为相信后顾无忧而孤军深入,水淹七军威震华夏后被白衣渡江众叛亲离败走麦城,让后世扼腕,晚生后辈掩卷太息的因果里是否包含了太多的疏忽大意抑或过于自信的过失呢?当你距离成功越来越近时,危险其实也正在不远处含情脉脉地望着你。

    在荆襄九郡,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告诉我们既要有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的风发意气,还要有去留无意宠辱不惊的居安思危。

场景三 秭归港

    捎带说一句,本文并非一气呵成,每天只写一、二段,地点是机舱、船舱和车厢。因为不好连贯且码字多在宿醉后,又常逢断片时,所以只能片段化的写写场景。

    酒是好东西,不敢想,如果世上没有酒,迷醉我们的会换成什么?

    与多年未见的几位老友开怀畅饮之后终于登上了维多利亚凯珍号,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于是举杯邀明月……

    酒常喝,能喝出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时候不常有。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听一群能吃苦、敢担当、少谋多智的伙伴们吟诵《短歌行》是一件惬意的事情,那一双双连番豪饮仍神态自若,稳稳擎杯的手将会托起衡丰的下一个二十年。

场景四 三峡大坝

640.jpg

    神女无恙,高峡平湖。这座横亘在长江上的庞然大物据称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高大上的水利枢纽工程,虽然与两岸的层峦叠嶂有些不搭调,甚至还破坏了某些自然之美。稍事遗憾后,还是很尊崇决策者的良苦用心。最美的花瓶也仅仅是花瓶,再美的画卷也不能用来填饱肚子,再精湛的演技也不能演奏起万里长城,仅仅可以用来观赏的美丽在巨大的综合效益面前应当退避三舍,幸福不是看风景,要握在手中,要捋起袖子加油干。

    随着升船机钢索搅动,一片震惊里,不消片刻,巨大的游轮自坝底升至坝上,回头望,视线更广,眼界大开,高度造就境界。

    在坛子岭认真阅读了刻在石头上的三峡建设史,钦佩建设者十七年的执着和奋斗,任何高大上都需要平常心支配下的日积月累和苦心孤诣的埋头苦干。

场景五 西陵峡

640 (1).jpg

    “王浚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这里就是刘禹锡作《西塞山怀古》里提及的铁索沉江处。

    后汉三国末,东吴后主孙皓为防晋军东进,在此处江中设置拦江铁索并暗置江中铁锥,西晋王浚率领水陆大军自成都沿江而下,仅用数十木筏承载草人火炬,即顺利熔化铁索拔除铁锥,于是通行无阻。冷兵器时代,水战上游攻下游相对容易,省时省力。试想当年烈炎焚江之后摧枯拉朽的晋军是何等的自在逍遥,然而此后一路顺风顺水高歌猛进的西晋,立国仅仅三十七年即草草收场,不得不跑到那个降幡一片出的石头城去偏安。可见顺逆之道,时位移人。人在很多时候是能够很好的应对逆境并找到化解之道,危机催生进步。却常常坏在处顺境时的声色犬马、随波逐流。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激流勇进,当我们笃信所有的磨难都是用来提升智慧时我们就一定会勇往直前了。

场景六 巫峡

640 (2).jpg

    青峰相对,舟行碧波。

    一个低调的庆典把所有人的激情都燃烧到了沸点。几位律师的即兴发挥再次让衡丰人知道,成功来之不易,一个地域性大型团队的养成需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适合的就是最好的。衡丰是个家,是一百一十一位执业律师和三十一位实习律师以及全体成员守望相助的家。

    此时的船舷外,巫山十二峰已渐次展开。空山新雨,十二峰淡雅脱俗林栖谷隐,唯有那块被称做神秘东方最多情的石头上有白云数片,如鸾鹤翔舞徘徊,久而不散。造化无计,神工鬼斧,飘逸出尘的身姿默默矗立在峰峦中,仿佛在述说一个继续守候你千年的故事。

场景七 瞿塘峡

640 (3).jpg

    瞿塘峡最著名的是夔门,夔门的图案估计谁都喜欢,因为它被印在了人民币的背面,可算是国家最有影响力的风景之一了。

    瞿塘峡很美,瞿塘峡距离也很短,还没来得及仔细看,轻舟已过万重山。就像银子一样,攥在手心里的时候很美,还没来得及仔细想想是吃了多少辛苦赚来的,风轻云淡一下,眨眼就花完了。

    钱是神奇的东西,积如山,流如川。失之则贫弱,得之则富昌。《钱神论》:“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总之,用途多多。赚钱是门学问,花钱更是,总觉得对花银子研究的最明白的人是水浒里的公明哥哥,靠及时雨一个绰号就可以在江湖上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可还是喜欢李白对开元通宝的态度,千金散尽还复来,大气得不要不要的。哈哈哈……

场景八 白帝城

640 (4).jpg

    赫赫有名的白帝城就孤独的立在长江中,绿树掩映,白墙灰瓦。三峡蓄水一百多米,原来的半岛成了孤岛,让这个听名字就感到凄凉的地方变得更加萧索。脑海里闪过的所有关于白帝城的故事只有两个,一个是关于离别的,一个是用来托孤的。

    桃园结义后,刘备在天时地利人和中占人和之助,依仗孔明庞统以及关张赵马黄等一众名臣辅佐取西川占汉中。关张遇害后,被家仇国恨蒙住双眼的刘备起兵伐吴。赤壁鏖兵时孙刘联盟的蜜月期因为荆襄九郡所有权归属问题和刘备羽翼渐丰尾大不掉等等问题发生改变,天下大势变了。通常情况下,对形势的判断最复杂的就是三足鼎立的格局,和谁结盟去PK谁,稍有误判满盘皆输。而多家并存,比如五霸七雄,比如五代十国,可供决策者选择的方式、机会、对象相对要多些,反而更容易保存实力反戈一击。在大环境变化后,刘备的选择是墨守成规一意孤行,你杀我兄弟,我要报仇,你夺我故土,我要拿回来,却忘了综合国力最强的曹魏正在北方虎视眈眈、蜀汉内部还是一盘散沙、东吴随着陆逊崛起后变得将星闪耀,以至猇亭战后,崩于白帝城。

    站在油彩已经斑驳的白帝庙里,向这位草根出身帝王的奋斗史致敬。

    森森古树遮蔽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凉风习习渐渐吹干了被雨水打湿的衣衫。变化正在我们身边悄然发生,只不过有时我们并不在意,保持五感的灵敏度,顺势而为,学会应对。

场景九 渣滓洞 白公馆

640 (5).jpg

640 (6).jpg

    一路激流勇进,船靠朝天门。

    雾都,我们来了。

    对这座城市的最初印象是以下这些:嘉陵江在这里汇入长江、多雾、多山、做过抗战时国民政府的陪都、签署过《双十协定》、江姐许云峰小萝卜头在这里殉难。

    这次来雾都,停留时间不超过36小时,所以只看了白公馆和渣滓洞。

    虽然只是来去匆匆,还是圆了儿时的梦,再一次领悟了信仰的力量。

    信仰是一种基本情绪,是超越现实纯粹自觉的行动支配力。信仰左右行为,有时候甚至超越法律和道德。从那面用一床红色被单和剪纸五角星凭想象做出的五星红旗里,从审讯室的铁锁链和老虎凳里,我们领悟了前辈们浴血奋斗、不怕牺牲、无私奉献和对理想信念执着追求的决绝。时光流逝,斗转星移,那些根植在内心深处并一直引领我们反复践行的东西至今仍然不会蹉跎。即便是在信仰多元融合、信仰缺失的时代,群体仍会坚守。

    风吹云雾散,估计几日未见的明月今晚会现出影踪。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所有的场景都是过程,会被不断地铭记和运用,也会被不断地复制和粘贴,有始且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