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辩中国三十九 关河空锁

         在这个国度里,从来没有哪一个城市发生的故事能够如此长久地左右过整个国家、民族和苍生的命运。

        假如幽王没有了那场烽火戏诸侯、千金买一笑的闹剧,因凤鸣岐山带来的些微强权会一直延续下去,取代那恢宏的百家争鸣、各抒己见的将会是噤若寒蝉和强求一律。假如始皇帝没有奋六世之余烈,就不会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而他的英明神武里如果少了些独断专行,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指鹿为马、破釜沉舟、二世而亡。假如项羽在鸿门多了些杀伐果敢,后人将没有了对四面楚歌、霸王别姬、乌江自刎的悲悲戚戚,也就没有了对文景之治、汉武雄图、昭君出塞的津津乐道。假如王莽身死于礼贤下士之时,那颗李斯篆刻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和氏璧的一角就不会很无奈地镶上金子,洛水河畔将没有了光武中兴和云台二十八将,古泉收藏界将不会看到那枚充斥浪漫传说的金错刀。假如孔明先生能放任那个脑后有反骨的魏延去奇袭子午谷,也许就不会有六出祁山的亦步亦趋和后来的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假如炀帝在实施他征高丽、开运河的雄才伟略时步子再慢一点,那么对这位统华夏、开科举、筑坦途、固边疆皇帝的评价将不会是罪在当代功在千秋。假如华清池的芙蓉帐暖和温泉水滑没有洗去玄宗心中的盛世风骨,那么动地而来的渔阳鼙鼓就惊不破那美妙的霓裳羽衣曲。假如那个有强国之心、中兴之愿,勤政之行的崇祯帝多些强国之能、用人之明、爱民之心,没有轻易下达裁员指令,那个本可平凡过一生的米脂驿卒就不会想起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神话,就不会在这里像模像样的登堂入室,然后挥戈东进直到最后逼思宗自缢煤山。假如发生在八十一年前的那场事变当事某方一不小心擦枪走火,那么这个国家的命运走向何方将无可揣测……

        如今,我就站在这座城市里那个千古一帝为他的江山永固、万世相传、仙福永享而烧造的兵马俑坑旁边。

1.jpg

        秦俑与同样出自这座城市的黄土里那些缺胳膊少腿身材瘦小的汉俑相比,与色彩绚丽且极尽雕琢的唐三彩相比多了太多的威武和霸气。千人千面,军容整肃,始皇帝即使在装修他最后安享之地时也煞费苦心,这里面既有古人事死如事生的愚见,也有古人试图超越生死的梦想。在面对生与死的最后思考里,始皇帝选择了西西福斯的浪漫,为一个永远不会再醒来的梦倾其所有备好了全套奢华操持。然而,在暗无天日里如此投入上天文、下地理、人鱼膏、水银海之后,这个王朝的气运也就该结束了。再现实的人内心夯土之下也会有那么一丝浪漫,那场秦人与楚魂对话的胜利者,那场现实与浪漫对决的掌控者,终究没有逃脱深藏在最深处那丝浪漫带来的终极惩罚,来自楚地的复仇者在阿房宫放了一场烧了三个月大火,灭了强秦的铁律和冷血,从此关河空锁祖龙居。

        穿行在这座四塞环抱八川分流、古老与现实共存的城市中,每一个现实里都留存着过往的痕迹,是昔日在决定着今朝。在这儿,你可以为国家、民族、团体和我们芸芸众生自己的兴衰找到依据和遵循。幽王不知道用大错误去解决小错误才是最大的错误,而始皇帝毁于刚愎自用,项羽毁于优柔寡断,王莽毁于处心积虑,孔明毁于谨小慎微,炀帝毁于急于求成,玄宗毁于用人不察,崇祯帝毁于急功近利。相反,百家争鸣成于博采众长,刘邦成于知人善任,八十一年前那场事变的完美收官成于隐忍和理性。

        盛衰有凭,兴亡有据,归根到底,成败荣辱都是由人决定的,难就难在自己如何去抉择。对待未来,可以趋利避害,择其善者而从之;对待历史,历史又哪里容得你去假设?走好现在,当明天的太阳升起时,今天已经成了不可撤销不可变更的历史。

        总觉得,那些基于风云际会、机缘巧合,历经天灾人祸、时光研磨依然能够出现在我们面前或印在我们脑海中的东西,是一定会用它们的沉默和沧桑告诉我们些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