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辩中国三十六 凤去台空江自流

 

        一天半的市人大全会于庄严的国歌声中闭幕,在巍峨的殿堂前与同舟共济了四年多的朋友们挥手话别时,每个人的内心都是五味杂陈。努力牵动面部神经笑一笑,真的好想说相约几个月后的新一届全会时再见,但是,究竟谁会离开谁还能留下来?谁也说不清,顺其自然吧!无论怎样,我相信,眼前的这样一群来自各行各业的城市精英们还会一如既往地为自己也为这座城市有一个美好的明天而努力,并不会在乎是否仍有这样一个身份。城市也不会因为我们中任何一个人的缺席停止她前行的脚步,太阳会照常升起,华灯还会按时点亮,寒暑易节,始一反焉。

        次日天明,启程南飞,目的地是曾经被称作天下财富,以此为会的六朝古都。

        很喜欢长江边上的这座古老的城市,钟山风雨、十里秦淮、乌衣巷口漫散的斜阳,还有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身上那种从里到外透出的大气与平和。从五胡乱华衣冠南渡到试图终结一个大时代的《临时约法》,历史屡屡钟情于此,也曾无情地将羞辱和杀戮施加给这里,繁华归没落,涅槃复重生,在无数次被遗弃又无数次被重新选择后,时间给了这座城市狼烟散尽、铅华尽洗后的处之泰然和雍容雅步。

 

0.jpg

        这次前来是参加第二届全国副省级城市律师协会会长峰会,上一届峰会是去年年底,短短一年时间,十五座城市的会长更换了近半数,老友再聚,心照神交,弹冠拱手问起某位老会长因何未至时,有人轻声告知,人已久病缠身。时光如白驹过隙,飞短流长里,每个人都是寻常的过客,快乐生活,坦然面对一切,也许就是对人生不足百的最好交待了。       

        会期不长,两天时间。密集地研讨后愉快达成了一份酝酿已久的《共同宣言》,宣言中除了深入加强城市间律师协会的沟通交流外,最重要的亮点就是异地律师互助维权问题在此得到了确认。从来都顽固地认为,律师协会对每一个律师而言最重要的作用应该是大刀阔斧地维权,这样一个《共同宣言》签署后,十五座城市中的任何一位律师如果在宣言签署者所在地遭遇不公,该城市的协会将负担起代注册地律协维权的责任。当然,讨论时还不可避免地谈到了互联网对律师行业的影响问题,是不是“大数据”驱动下的一个软件就可以替代律师经验值与智慧值叠加的劳动,真的替代后质量把控问题如何处理等,很多人报以风轻云淡的微笑,天知道这是我们在杞人忧天还是有人在痴人说梦?

 

1.jpg

 

        来过这座城市差不多有十几次之多了,很多著名的景观都已看过多次,所以休会期间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去走走的地方。恍惚记得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在老城墙根上看到过一个好像叫“凤台南路”的地方,心里一直惦记着那里是不是诗仙在《登金陵凤凰台》里提到的凤凰台?查了一下地图,凤凰台遗址离酒店也就二、三公里路程,干脆趁午休时去瞧瞧。
        当那位自称“老金陵”的出租车司机被问起是否能找到凤凰台时,老先生一脸懵懂,打了几个电话问了好几个老街坊后告诉我,“谁也说不好,你真想去我们就来一起找找吧!”于是,揽胜之旅变成了发现之旅,边走边问沿着一条蜿蜒通往山顶泥泞不堪的道路来到一片高地后,出租车再无道路可行。“似乎是这个地方,你一定想看就自己下车去找吧,我可以在这里等你。”说完,老先生抬起了计价器,“路不好,你打不到车的,二十分钟以内,我等你,不计费,超过二十分钟,您就得自己走下山去了。”

 

2.jpg 

        下车后一脚踩在烂泥上,脚一滑身一晃间天地旋转间突然有了些穿越感。彤云密布、秋雨绵绵里,即将独对千年废墟,寻访凤凰起舞诗仙留踪是何等的旷古绝伦!可是转过现代建筑的断壁残垣后,眼前却是另一番场景,这个平坦一些能称之为“台”的地方满眼是过膝的荒草和胡乱堆放的建筑材料,残存的地基也不过是现代砖石建筑结构被拆除后的遗弃物,与一千多年前的建筑毫不相干。按照古人的建筑习惯,如果这里曾经有一个台的话,地面会有“基础”的痕迹留存,台不在了,但基或础一定还在,很遗憾,都没有。不远处只见一座匾额上写着“古瓦官寺”的不大的寺院和一所青砖砌到一半的小屋。既然台不在了,江是否还在呢?很遗憾,各种破败不堪和矫揉造作挡住了所有可以前行的道路,过不去。历经千年风雨之后,传说中的凤凰台已经融化在空气里消逝得无影无踪,连一片残砖断瓦也难觅踪影。

3.jpg

4.jpg 

        下得山去,一路无言。钻出湿滑的小巷,眼前还是这座车流如织、高楼林立的都市。想去看看长江,司机说还要绕上很远的路程,况且那座著名的大桥昨天已经正式封闭维修。不去也罢,湛湛长江去,冥冥细雨来,看与不看,那条江依旧还会在那里。

 

5.jpg

 

        人的心境其实很难左右,当看到草长莺飞时你会感到世界充满诗情画意;当看到西风落叶时,你会感到寒蝉凄切,是所谓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每每诵读《登金陵凤凰台》“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时,想到的只是时光流逝里人自身的困顿和无力,你在鞠躬尽瘁试图改变世界时,也许造物正在慢慢绽放他嘲弄的笑脸。
        凤凰台上无凤无台,长江岸边洪流未见,虽然找不着、看不到可谁又能否定他们的璀璨无上呢?凤去台空江自流,无论彼岸近在咫尺还是远在天涯,不到谢幕时,谁又知道最终的剧情会有多精彩呢?